春節民間傳說故事:它山堰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美国成人电视台_美国成人频道_美国成人网

  在鄞縣西鄉,有一條水波碧清的河流叫鄞江,鄞江中遊橫著一座古老的水利工程——它山堰。這個堰的建造,還有一段感人的傳說哩!
  很早很早以前,鄞江的水是少有的寶水,用鄞江水灌溉田地,稻谷不施肥也會豐收。可是鄞江這條河流卻象一截斜倚著的竹筒,沒有支流,一直通到海,珍貴的鄞江水都白白流到海裡去瞭,沿鄞江一帶幾十裡方圓的莊稼因沒有水灌溉,都枯死瞭。遇到潦澇季節,海潮沿著這條直通的江道湧到上遊來,無處排泄,莊稼都被海水淹死,人們也隻能喝又苦又澀的海水。雖說鄞江水是寶,但人民卻飽受這條江的苦,大傢背井離鄉,紛紛外出逃生。
  這一年來瞭一位姓王的縣宮,他勘察鄞江,瞭解民情,決心不讓鄞江寶水白流入海,要用它灌溉附近十萬畝土地。王知縣貼出佈告,決定開掘一條六十裡長的內河引進鄞江水。
  一聽到挖河引水的消息,百姓的勁頭可高啦,每戶人傢自己買鋤置筐參加挖河,外流的逃戶回來瞭,遠地的農戶也帶著幹糧來支援瞭。千萬個民工挖呀挖,整整挖瞭十年,一條從鄞江到鄞縣城裡(今寧波)的人工河挖出來瞭,大傢跳呀笑啊,總認為大功告成瞭。
  可是,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瞭,由於人工河太平坦,鄞江一放水,水向低流,江水一點也流不到人工河去,沿著原來傾側的江道流向海洋。千萬人工十年奮戰眼看著要白費力瞭,怎麼辦呢?王知縣苦苦思索,當地百姓群策群力,九十多歲的老人寧老太公想出瞭辦法,他建議在鄞江鎮西部新河與原江交叉地的它山旁造一座大堰,把原江截為兩段,攔住鄞江水,迫使它流入人工河。這個好主意,迅速得到知縣和百姓的贊同。
  可是要在水流湍急,幾十丈寬的江面上造一座大堰,談何容易!最難的工程也是最主要的工程是打基樁,合抱粗的松木樁打下去,底下水流一旋,沙石松動瞭,直豎的木樁立即橫倒瞭,骨溜溜地隨水沖到海裡去。這樣,打瞭三天三夜,幾十條木樁都漂走瞭,連一根也沒打成功,而根據規劃,至少需要打牢十根木樁才越做成大堰基礎。
  人們又犯愁瞭,怎麼辦?寧老太公開口瞭:辦法是有的,不過這不可能辦到。
  人是萬物之靈,"老太公說,人血是無價之寶。如果有人寧願犧牲性命,用人的熱血就可以把基樁凝固在江底。就隻有這個辦法,但這需要有十個人的性命啊!如果有十個人肯流血,就拯救瞭我們方圓百裡的千萬百姓,並可為世世代代的子孫造福。
  人們死靜死靜,人血打樁,這是獻出性命啊!
  用我的血打樁!"老太公帶頭說,誰願意跟上來?”
  突然,從人群中站出幾十位後生,我!”“我願意幾十位後生紛紛報瞭名。人們不讓老太公獻身,勸說道:太公,你年紀大,血脈不夠旺盛,樁基打好後還要你安排鋪石板,砌堰身。最後在報名的後生中選瞭十名,說來也巧,他們的姓氏剛好是《百傢姓》的前十個: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馮、陳。見到百姓們如此獻身精神,王知縣也感動得流下瞭眼淚。
  當天晚上,十位後生飲瞭血酒,對天起盟,結拜為異姓兄弟。
  第二天,人血打樁開始瞭,隻見岸兩邊人山人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凡能走動的人都去瞭。
  姓趙的大兄弟帶頭,第一個被綁在大松木的尖頭,他露著笑,隨著樁木徐徐沉入水底,巨大的錘頭敲擊著樁木頂端,樁尖粘著火熱的鮮血,牢牢釘在水底的沙石中。水面上,泛起一圈圈紅波紋。第一樁成功瞭!人們哭啦。
  第二位兄弟也含著笑捆在樁尖上沉下水去,筆直的木樁,隨著重錘敲打逐漸插入江底,水面上,又泛出鮮紅的一大圈。三位、四位、第九位兄弟也下去瞭,九根樁都打完瞭。潛入水底觀察樁基的人上來說,九根木樁根根筆直地插入沙石中,又深又牢固。
  輪到第十位兄弟打樁瞭,他有點膽小,一想到死,又覺得害怕,極力想笑,但笑不出,變成一臉苦笑。他雖然也隨著樁木下水瞭,水面上同樣泛起一個個紅圈,樁子還是打牢瞭,可是有一點側斜,不象前面九個樁那樣筆直
  巨大的條石壓在木樁上,一層層疊上來,整整疊瞭三十六層,共用瞭五千塊巨石。它山堰造好瞭,寶貴的鄞江水終於順從地流入人工開挖的內河,一直流到縣城的濠河頭,它灌溉著鄞縣西鄉的田地,咸苦的海水再也湧不進它山堰這座攔河大壩瞭。鄞西一帶,從此成瞭著名的米糧倉。
  人們為瞭紀念這十位為公獻身的異姓兄弟,在它山堰的北岸造瞭一個它山廟,廟裡塑著為民造福的十兄弟像。據說這十尊塑像,前九尊都是滿臉笑容,笑態可掬,而第十尊卻是愁眉苦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