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犬擒兇二十年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美国成人电视台_美国成人频道_美国成人网

  雲峰山裡有一位獵戶,名叫郝大勇,行俠仗義,口碑極好。他有一個女兒郝秀文,貌若天仙,待字閨中。除此以外,傢裡還有一條黑犬,渾身上下沒有一根雜毛,非常兇猛,因為黑犬是條公狗,郝大勇就把黑犬當兒子一樣養活,父女倆把黑犬稱為黑小。黑小於郝大勇有救命之恩。當年,郝大勇進山獵狼,遇到瞭一對狼和狽。結果,狼狽相互配合,差不多就把郝大勇給吃掉瞭。關鍵時刻,黑小力戰狼狽,郝大勇狼口脫險,黑小卻被狼狽合夥咬掉瞭一條腿。從此,黑小就剩下瞭三條腿。以後郝大勇摔瞭火銃,耕種3畝薄田,生活也勉強過得去。

  一日,郝秀文領著黑小進山撿蘑菇,一天未歸,這可急壞瞭郝大勇,他漫山遍嶺尋找,也沒有見到郝秀文和黑小的蹤影。村裡人也都幫著他找遍瞭附近的角角落落,仍然音信皆無。一連三日,郝大勇吃不下睡不下,都快急瘋瞭。這天晚上,郝大勇正坐在炕上茶不思飯不想,忽然聽到屋外門有響動,他連忙下炕去開門,卻見他的黑小喘著粗氣無力地趴在門口。郝大勇見黑小渾身是血,已經氣息奄奄瞭,立即把它抱進屋裡,仔細一看,黑小身上全是傷口,最重的那條傷口有半尺長。黑小伸著舌頭朝郝大勇的手舔瞭舔,就沒氣瞭。這時候,外面突然下起瞭大雨,郝大勇仰天長嘆:“老天不公啊!這雨,就是我女兒和黑小冤屈的淚水啊!”

  第二天,郝大勇找人做瞭一個小棺材,把黑小埋葬在自傢山坡地上。郝大勇發誓,一定要為郝秀文和黑小報仇雪恨。可惜,一場大雨把黑小爬回來的痕跡沖刷得幹幹凈凈。但郝大勇一直認為他的秀文肯定就是在附近失蹤的。他向官府報瞭案,但官府來瞭幾個差役,東瞅瞅西看看,走後再杳無音信。郝大勇終日翻山越嶺尋找郝秀文,尋找瞭十多年,也沒有一點消息。

  一晃,二十年就要過去瞭。郝大勇已經彎腰駝背,這些年來,他走遍瞭附近的山山水水,眼淚流幹瞭,頭發全白瞭,也沒有把女兒找回來。他已經心灰意懶連個精氣神都沒瞭。

  這天中午,郝大勇正閉目養神,突然聽見村子裡有狗叫聲,他驚喜地開門就往外跑。這聲音是黑小的叫聲啊!沒錯!郝大勇狐疑地四處搜尋,就見一道黑影從眼前竄過。郝大勇叫一聲:“黑小!是你嗎?”郝大勇踉踉蹌蹌就追,果然就看見他的黑小在前面一瘸一拐地跑,一邊跑還一邊朝郝大勇點頭。郝大勇高聲喊著:“黑小,等等我!黑小,等等我!”有人看見郝大勇跟瘋子一樣跑,都心疼地說:“可惜一世英雄瞭,落得這種田地!”有的勸他:“郝大哥,回來吧,你跑啥呀?千萬別摔著!”郝大勇說:“我的黑小在前面,它回來看我瞭。”大傢就一陣唏噓:“咳,老人精神失常瞭。哪有什麼黑小呀?老眼昏花,糊塗啦。”可郝大勇卻千真萬確看見他的黑小走在前面。因為正是中午,村裡人多數都在午睡,街上行人稀少,偶爾有人路過,見郝大勇往村外走,也沒人阻攔他。黑小在前走,郝大勇在後追,一前一後,就走進瞭鄰村的一條山溝溝。離人傢越來越遠,離山裡越來越近。郝大勇就被黑小領進瞭大山裡。

  黑小停在前面不走瞭。郝大勇快步走過去,黑小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展現在郝大勇眼前的卻是一個血肉模糊的人。這個人就躺在一口廢棄多年的井邊。郝大勇認識他,他叫柳小狗,是鄰村的一個光棍漢。聽鄰村人說,柳小狗離開村子二十多年瞭。郝大勇不明白,柳小狗是啥時回來的?他為什麼渾身傷痕累累?郝大勇用手探探柳小狗的鼻息,還有微微的熱氣,便把柳小狗扶起來。柳小狗睜開眼睛,一看是郝大勇,立即驚恐地連聲告饒說:“郝大叔你饒瞭我吧,我有罪,我該死!”柳小狗這麼一說,倒把郝大勇說糊塗瞭。郝大勇說:“柳小狗你說啥?讓我饒瞭你?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你怕啥?”柳小狗小聲說:“郝大叔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我實在是喜歡秀文啊,真不是我逼她跳井的,是她自己非要跳的。”郝大勇一聽柳小狗提起秀文,不覺悲從中來,哭著問:“你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柳小狗就斷斷續續說出瞭二十年前的秘密。

  柳小狗是個好吃懶做的男人,眼見都三十多瞭,還娶不上媳婦。沒有哪傢姑娘願意嫁給一個二流子。本來柳小狗不認識郝秀文,也是湊巧,那天柳小狗也去山裡撿蘑菇。他一下子就被郝秀文的美貌驚呆瞭。他就故意跟郝秀文拉話,當他得知她就是聞名方圓幾十裡的美女郝秀文時,頓時起瞭歹心。他悄悄跟在郝秀文後面。郝秀文來到山溝裡,那裡有一處廢棄的房子,過去這裡住過人傢,後來人傢都搬到山下瞭,僅僅剩下四面的石頭墻瞭。柳小狗一看此時不動手,等到出瞭溝,就沒有機會瞭。柳小狗追上郝秀文說:“我相中你瞭,你嫁給我吧。”郝秀文根本沒把這個猥瑣的男人看在眼裡,她說:“你是誰呀?我都不認識你,我怎麼能嫁給你呀?”柳小狗說:“一回生二回熟,這不就認識瞭嗎?”郝秀文冷笑著說:“你就死瞭那份心吧。我就是守傢一輩子,也不會嫁給你的。”柳小狗把心一橫,就狠狠地說:“嫁不嫁給我,你說瞭不算,得我說瞭算。”柳小狗說罷就朝郝秀文動手動腳。郝秀文喊一聲:“黑小,快來呀!”已經蒼老的黑小瘸著腿就朝柳小狗撲去。柳小狗揚起手中的鐮刀,一陣子猛砍,可憐的黑小被柳小狗砍翻在地。柳小狗獸性大發,抱住郝秀文就往下拉褲子,郝秀文拼命掙紮,用手把柳小狗的臉撓瞭幾道血條條。無奈沒有柳小狗力氣大,眼見柳小狗就要得手,郝秀文哭著哀求說:“你放開我,我自己脫褲子。”柳小狗獰笑著說:“你早看透瞭,何必惹我動手?”柳小狗放開瞭郝秀文,郝秀文猛然轉身,就一頭紮進旁邊不遠的那口深水井裡。柳小狗一看鬧出瞭人命,也嚇傻瞭。匆忙回到傢,簡單收拾一下東西就逃之夭夭瞭。柳小狗走後不久,便下起瞭瓢潑大雨。

  柳小狗逃離傢鄉,終日不得安寧,總感覺身邊有一個黑影跟隨著。這黑影就是他砍死的黑小。柳小狗走瞭許多地方,黑小如影隨形地讓他心中恐懼。在戰戰兢兢中過日子,簡直生不如死。沒辦法,他隻好偷偷跑回傢鄉。誰知,還沒進村呢,黑小就追趕著他,他往哪兒走,黑小都攔著他的去路,隻有往山裡跑,黑小才跟在後面。就這樣,黑小把他一直趕到瞭當年郝秀文跳井的地方。

  聽瞭柳小狗的話,郝大勇痛不欲生。他抬起腳來,準備朝柳小狗踹去,柳小狗驚恐地睜大眼睛,一口氣上不來,便一命嗚呼瞭。

  郝大勇找來村裡人,下井把郝秀文撈出來,令人吃驚的是,郝秀文的屍體歷經二十年而不腐爛,栩栩如生。郝大勇見瞭女兒的面,號啕大哭。想起死去的黑小靈魂不散,到底把兇手捉拿處死,郝大勇感念黑小忠勇可嘉,便掘開黑小的墳墓,準備重新安葬,誰知,黑小的屍體竟也完好無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