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匪”奇事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美国成人电视台_美国成人频道_美国成人网

清朝末期的某日,浙江富陽縣衙在靈橋村的曬谷場上設瞭臨時刑場,隻見知府大人將字令牌重重一甩,說一聲:通匪死罪,就地正法。屠夫揮起鬼頭大刀,隻聽咔嚓一聲響,朱宏的人頭落瞭地。

朱宏,靈橋第一舉人,中舉那年,年僅十九歲,受朝廷重用,被派駐廣東水師任營書。朱宏精明能幹,深得水師提督賞識。八年後,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將其擊倒,無奈離職回傢休養。朝廷特賜他七品官職回傢,朱宏成瞭虛有官職的平民百姓。

朱宏回到靈橋傢中後,身體慢慢好轉,被眾鄉人推薦為羅山八莊中最大的靈橋莊主,靈橋人稱他為朱宏先生。

那年,長毛(太平天國農民起義軍)造反,聲勢浩大,勢如破竹。村裡人聽說長毛已到蕭山,但凡長毛隊伍路過或開進村莊後,隻要對其稍有不從,他們就會大開殺戒,放火燒村。作為靈橋的一莊之主,朱宏先生生怕有一日長毛開進村來。

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這日,縣衙知縣大人來到朱宏傢中說,明日午後有一哨從南方來的長毛要開進靈橋村休整。

知縣對朱宏說:這次長毛進村,衙門不便出面,就交給你來應付。一是你在廣東待過十年,會說廣東話,便於與長毛溝通;二是你本身就是靈橋莊主,長於談判斡旋,令人信服。

翌日,朱宏先生在靈橋村東長毛必經路口,擺上十張棗紅色八仙大桌,桌上放滿豬首羊頭、全雞全鴨,還有四季水果和精美點心。朱宏身著七品官服,領著各姓族長,在村口翹首等待。足足等瞭兩個時辰,方見一隊擎著字旗的隊伍遠遠走來。這隊長毛隊伍共有四五十人,一個面孔黝黑的壯漢領頭,昂首挺胸,精氣神十足。朱宏迎上前去,向頭領彎腰抱拳施禮道:鄙人朱宏,是靈橋莊主,帶領族人在此恭候多時,迎接弟兄們進村紮營。”“長毛頭領大著嗓門說:算你知趣!

朱宏以廣東話回應道:我們一切聽從頭領安排。頭領一聽朱宏純正的廣東話,驚異萬分,說:你是廣東人?”“不是,我在廣東待過十年,當地話略懂一二。”“好說,好說,帶我們進村吧!

靈橋村人將下街頭幾間空餘的倉庫樓房騰出,供長毛宿營駐紮,樓房西邊還有一空曠的曬谷場地,正好供長毛操練之用。頭領見朱宏安排得妥妥帖帖,心中戒備去瞭大半。朱宏不敢懈怠,專門指派能說會道的兩位村人,不分白天黑夜輪流待在長毛的營盤旁,說是隨時聽從長毛頭領的調遣,實則是密切註意長毛的所作所為。

幾天後,長毛本性顯露,上酒館飯店白吃白喝,偷雞摸狗、罵人打架,更可氣的是,個別長毛對靈橋村中的大閨女、小媳婦動手動腳。朱宏一再交代眾鄉人,須咬牙忍耐,挨過半個月,長毛開拔後就會一切如常。可靈橋街上的五六個毛頭小夥子實在看不下去,聚在一起議論,要給長毛一點兒顏色看看。

一轉眼,十來天過去瞭,靈橋人忍氣吞聲,換來的卻是長毛的肆無忌憚。一日午後,長毛頭領酒足飯飽在街上閑逛,橫街上的小夥子阿土走上前來,對長毛頭領說:我帶您去個地方,那邊有幾個鄰村的大姑娘在割草。

長毛頭領借著酒勁兒,對其中一個姑娘進行騷擾。說時遲,那時快,阿土從懷中掏出一個鐵榔頭,狠狠地砸在頭領的後腦勺上。其實,穿著花衣裳的根本不是什麼姑娘,是三個靈橋後生裝扮的。幾個後生七手八腳將長毛頭領的屍體連拉帶拖,移到山腳下的一個土坑裡,填上泥土,蓋上茅草。幾個人收拾完畢,對天發瞭毒誓,各自回瞭傢。

第二天一早,是長毛隊伍操練的時間,可長毛頭領一直沒有露面。幾個骨幹一碰頭,連夜派兩個長毛去蕭山稟報。

朱宏先生心急火燎,暗中調查長毛頭領失蹤的真相。結果,在阿土那兒知道瞭前因後果。朱宏皺著眉頭,說:你們幾個當事人,千萬不能承認長毛頭領是你們弄死的,其他的事由我來想辦法。

次日午時,長毛去蕭山報信的人領來瞭兩名上級頭領,一個是新派來的長毛頭領,另一個是派來處理失蹤頭領事宜的。他們差人將朱宏招去,對朱宏說:下午召開全村鄉民大會,要徹查暗害頭領的罪犯。朱宏差人敲鑼,召集全體鄉民在南殿廟集中,召開鄉民大會。

鄉民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南殿廟廣場上。朱宏說瞭開場白,要大傢檢舉揭發害死長毛頭領的兇手,臺下一言不發,朱宏點瞭幾個村人的名,回答都說不知道

最後,長毛頭領殺氣騰騰地上臺講話:我們的頭領被人害瞭,兇手就在臺下,如果不想連累全村,就站出來承認。限你們三天內找出兇手,如果三天後還找不出,我們要血洗靈橋,火燒全村!

第三天快到中午時,長毛頭領一聲令下,集合隊伍,準備屠村,情勢千鈞一發。

正在這緊要關頭,朱宏先生大聲喊:且慢,且慢,我有重要情況向頭領報告。”“長毛頭領聽聞,擺擺手示意隊伍暫停出發,原地待命。朱宏說:聽村人說,長期流浪住宿在秀才房裡的幾個外來的討飯花子,常說你們壞話,還揚言要弄死幾個弟兄解解氣。有人還看見他們那天下午將一隻麻袋沉入富春江中。他們有重大嫌疑,你們快捕來問問。”“長毛一聽有嫌疑人,即刻帶瞭十幾個弟兄,由朱宏領著來到秀才房邊的破涼亭。

誰知到瞭亭中一看,一個年老的乞丐硬挺挺地躺在地上,早已氣絕身亡。

朱宏拿起那隻破碗聞瞭聞,說:好像是砒霜。暗害頭領的兇手,十有八九就是這幾個討飯花子,另兩個可能已經跑瞭,這人是個跛子,加上年老,跑不動瞭,隻好畏罪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