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心魚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美国成人电视台_美国成人频道_美国成人网

  清朝乾隆年間,在揚州城有個遠近聞名的財主,名叫李貴。這李貴在揚州城有幾十傢店鋪,城外有數十頃良田,因早年作惡太多,日子過得並不太平。

  李貴凡事謹慎,生怕露富遭人謀害。五十歲壽辰一過,李貴就將生意交給下人去打理,不惜重金在離揚州城十裡之外的黃崖山下建造瞭一座高宅大院住瞭進去。

  這大院的院墻有好幾丈高,又在四周挖下水渠,平日進出都得放下吊橋。

  李貴深居簡出,躲在傢裡喝茶、看書,修身養性。可是就連每日所喝的茶水他也不放心,總擔心有人下毒。不僅茶葉要親自檢視,水也由專人到城外偏僻的山溝挑回來。泡好瞭茶,先讓仆人試喝,確保不會中毒他才肯喝。

  李府上下嘴上不說,心裡叫苦,這樣折騰真是弄得人心惶惶。

  這一日,李貴請靈隱寺的慧能法師上門做客。見面寒暄後,慧能道:“李施主宅心仁厚,經常到敝寺上香捐贈,今天貧僧來訪,也是要回禮給李施主,略表寸心。”

  說罷,就叫隨行的小和尚拿來一個錫罐,打開蓋子,從中取出一撮茶葉遞到李貴手中說:“李施主可聽說過采自黃崖山上絕壁巖的明前茶?”李貴連忙用手接過,高興地說:“早有耳聞,卻從未親見。”

  李貴連忙吩咐管傢去煮水沏茶,準備與慧能法師品茗相談。慧能伸手攔住瞭,笑道:“好茶需用好水沖泡才能出真味。”說著,慧能信步走到李傢的後院,察看一番後,問道:“李施主平日飲茶都用哪裡的水?”

  李貴答道:“去城外偏僻處山溝采得山泉。”慧能指著墻根下的一塊石頭說:“施主差矣,此院這塊石頭下面就是一個泉眼,水脈來自出產此明前茶的黃崖山絕壁巖,所謂一脈相通,李施主何必舍近求遠!用此水沖泡好茶,方能品出真味。”

  李貴立即叫下人挖出石頭,果然,一縷涓涓細流湧出,片刻工夫,就蓄上瞭一池水。李貴平日裡很謹慎,生怕別人下毒,這下自傢院中就有清泉,真是喜不自禁。但是,自傢院中的清泉就一定確保無毒嗎?

  慧能看出瞭李貴的擔憂,微微一笑,又喚過跟隨而來的小和尚。小和尚遞上一隻小竹筒,隻見裡面養著一條通體透亮、僅兩寸來長的小魚。慧能指著魚說:“李施主,此魚名叫凈心魚,唯我靈隱寺的清揚池裡獨有,此魚得黃崖山青山綠水的滋養,已清潔得體無雜質,隻要沾上一點點毒物,就不可存活。您把凈心魚養入泉眼之中,每日觀察它的死活,就可知水的清濁,李施主便可以放心瞭。”說罷,慧能法師把凈心魚倒入瞭泉水中,魚在水中歡暢遊弋。李貴大為開懷,連忙叫管傢取瞭泉水泡茶。

  茶沏好後,李貴隻品嘗一口,就大聲贊道:“真是好水好茶啊,謝謝大師美意瞭。”

  此後每一天,李貴都要親自到泉眼前觀看凈心魚。每每看到凈心魚在水裡歡快地遊著,他就大為放心,吩咐管傢煮水沏茶,坐在內室裡細細地品味。

  半月後的一個早晨,李貴剛喝下半盞茶,忽然,管傢跌跌撞撞地跑進內室,語無倫次地說:“老爺,凈心魚……凈心魚死瞭!”

  李貴頓時臉色發白,說:“剛才我還看見凈心魚活蹦亂跳的,怎麼才過瞭片刻工夫就死瞭?”他立即起身朝後院跑去,到瞭泉眼前一看,隻見凈心魚肚皮朝上漂浮在水面上。這時,李貴捂著肚子大叫一聲:“啊,有人在水裡下毒……”然後軟軟地癱倒在地上。

  李傢大院內一時亂作一團,管傢一邊叫郎中施救,一邊去靈隱寺請慧能法師。

  半個時辰後,慧能法師帶著小和尚趕到瞭李傢大院。慧能法師用手探瞭一下李貴的鼻息,搖搖頭說:“準備後事吧。”

  隨後,慧能法師又來到瞭泉眼邊,看到凈心魚依然在泉水中遊得歡快,喚過李傢管傢說:“你看,凈心魚不是還活著嗎?泉水不可能有毒啊!”

  管傢也大為驚異,拿袖子擦瞭一下自己的眼睛,大為疑惑地說:“剛才……我明明看見凈心魚是死的……”

  慧能法師走入李貴的內室,拿起李貴喝茶用的那隻杯子,滿滿地倒上一杯茶,一仰脖喝瞭下去:“可惜瞭我的半斤絕壁巖明前茶。”慧能法師讓小和尚將凈心魚撈起裝進那隻小竹筒,揚長而去。

  慧能回到寺中,從禪房裡走出一個身上帶傷的青年男子。男子跪在慧能法師面前,哭著說:“謝謝大師替我報瞭殺父之仇。”

  慧能把青年男子扶起,說:“出傢人慈悲為懷,從不殺生。李貴作惡多端,人人痛恨,自己嚇死自己,乃天意所為啊。”

  原來,二十年前,李貴還隻是揚州城裡一個小混混。當時城裡的楊記綢緞店生意紅火,日進鬥金。一年春天,店主楊啟義要去蘇州進一船綢緞,順便帶著妻兒一起去蘇州遊玩。李貴打起瞭楊傢的主意,同幾個惡棍,租瞭一艘船,埋伏在楊啟義一傢歸來必經的滄嵐河上。手無寸鐵的楊傢盡管有幾個傢丁隨行,也打不過有準備的李貴一夥,最後,李貴逼迫楊啟義寫下一份將全部傢產捐贈給他的協議。但是,心狠手辣的李貴並未就此罷休,幹脆來瞭個斬草除根,將楊啟義夫妻雙雙殺死,又把楊啟義年僅七歲的獨子楊文遠拋入滔滔滄嵐河中。

  李貴的發跡,就由此開始。

  但是楊文遠並沒死,七歲的孩子抓住瞭河上的一塊浮木,順流而下,被下遊的村民撈起救活瞭。村民無力撫養,就把楊文遠送去瞭靈隱寺,被慧能法師收留。

  楊文遠向慧能訴說瞭李貴對自己傢所做的惡事,慧能安慰道:“孩子,等你長大瞭再報仇不晚。”

  於是楊文遠勤學武藝,直到十九歲這年,聽說李貴在揚州城外建瞭豪宅,越發按捺不住殺他的決心。一天深夜,楊文遠著黑衣蒙面,持流星奔月劍,利用輕功翻墻進入李貴的宅院。怎奈李貴的保鏢人多勢眾,楊文遠刺殺未遂,受傷逃走。

  遇襲後,李貴氣得暴跳如雷,命人幾乎將整個黃崖山翻瞭個遍,也沒有找到楊文遠。黃崖山方圓幾裡范圍內,除瞭李傢大院和山上的靈隱寺,別無他人居住,所以李貴假意邀請慧能法師做客,實是摸一下靈隱寺的底。

  慧能法師其實早就對李貴的所作所為深惡痛絕。楊文遠受傷之後,他知道單憑少年一人之力是報不瞭仇的,作為師父,他必須出手相助。再加上李貴已對靈隱寺起疑,疑心深重的李貴如果找不到楊文遠,勢必會把靈隱寺鬧得雞犬不寧。慧能法師知道寺中的清揚池中有一種凈心魚,每過半個月便會肚皮朝上浮於水面一動不動地曬太陽,不知內情的人以為它死瞭,而半個時辰之後,凈心魚又會沉入水底,恢復原來的生機。考慮到李貴平日謹小慎微又心虛怕死,於是,慧能心生一計,讓李貴自己嚇死瞭自己。

  楊文遠在慧能法師面前下跪,說道:“師父,文遠如今大仇已報,大冤已伸,四海之內無所牽掛,願跟隨師父修身養性,瞭卻餘生。”

  慧能法師道:“文遠啊,汝渡眾生誰渡汝,一重芳菲一重劫,你還是隨緣吧。”